电大组织行为学学习周期第3次任务答案

一、论述题(共 2 道试题,共 100 分。)
1.
爱通公司里的员工关系

明娟不再和阿苏说话了。自从明娟第一天到爱通公司上班,她就注意到了阿苏,阿苏总是表现得冷漠疏远。开始,她认为阿苏是憎恨她的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她在公司的快速提升,或者是她的雄心壮志。但是,明娟决心同办公室里的每一位同事都处好关系,因此她邀请他出去吃午饭,一有可能就表扬他的工作,甚至还同他的儿子保持联络。
但随着中西部地区营销主管的任命,所有这一切都结束了。明娟一直叮着这个职位,并认为自己有很大的可能得到这个职位。她同与她同一级别的另三位管理人员竞争这个职位。阿苏不在竞争者之列,因为他没有研究生文凭,但是阿苏的意见被认为在高层有很大的影响力。明娟的资历比其他的竞争者要浅,但是她的部门现在已成为公司的核心部门,而且高层管理多次对她进行褒奖。她相信,若阿苏好好推荐的话,她能得到这个职位。
但马德最后得到了提升去了陕西,明娟十分失望。她未能得到提升就够糟的了,使她无法忍受的是选中的竟然是马德。她和阿苏曾戏称马德为:“讨厌先生”,因为他们都 受不了马德的狂妄自大。明娟觉得马德的中选对自己来说是一个侮辱,这使她对自己的整个职业生涯进行了反思。当传言证实了她的猜测—阿苏对决策的作出施加了重大影响—之后,她决定把她同阿苏的接触降低到最低限度。
办公室里的关系冷了下来,持续了一个多月,阿苏也很快就放弃了试图同明娟修复关系的行动,他们之间开始互不交流,仅用不署名的小便条进行交流。最后,他们的顶头上司威恩无法再忍受这种冷战气氛,把他们两人召集到一起开了一个会,“我们要呆在这,直到你们重新成为朋友为止。”威恩说道,“至少我要知道你们究竟有什么别扭。”
明娟开始不承认,她否认她同阿苏之间的关系有任何变化。后来她看到威恩是严肃认真、誓不罢休的,只得说道:“阿苏似乎更喜欢和马德打交道。”阿苏惊讶地张大了嘴,吭哧了半天,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威恩告诉明娟:“部分是由于阿苏的功劳,马德被安全的踢走了,而且以后你们谁也不用再想法对付他了。但如果你是对那个提升感到不满的话,你应该知道阿苏说了许多你的好话,并指出如果我们把你埋没到中西部去,这个部门会变得有多糟。加上分红的话,你的收入仍然与马德一样多。如果你在这儿的工作继续很出色的话,你就可以去负责一个比中西部地区好得多的地方。”
明娟感到十分尴尬,她抬头向阿苏看去,阿苏耸了耸肩,说道:“你想不想来点咖啡”?在喝咖啡的时候,明娟向阿苏诉说了在过去这个月里她是怎么想的,并为自己的不公正态度向阿苏道歉。阿苏向明娟解释了她所认为的疏远冷漠实际上是某种敬畏:他看到她的优秀和效率,结果他非常小心翼翼,惟恐哪儿阻碍到她了。
第二天,办公室又恢复了正常。但是一项新的惯例建立起来了:明娟和阿苏在每天的十点钟一起去喝杯咖啡休息一下。他们的友好状态使在他们周围工作的同事们从高度紧张中松弛下来了。

思考题:
1、 明娟和阿苏之间产生矛盾的原因是什么?
2、 威恩作为公司领导解决矛盾的方法是否可行?
3、 本案例对如何处理人际关系有何启发?

2.
红旗轻工设计院

红旗轻工设计院是一所历史较长的大型设计单位,拥有800多名工程技术人员。该院二室第五课题组共有11位成员。组长张驰是位经验丰富的高级工程师,他手下还有三名高工和七名较年轻的工程师和助理工程师。张驰知识渊博,为人正派,深受组员们爱戴,大家对他都很敬佩。这个组的工作一贯较好,团结也不错。
不久前,老张被市里调到一家正在建设中的大企业负责引进设备的技术工作组去了,五组组长一职暂告空缺,急待填补。组员们纷纷猜测,都相信新组长准在本组内部选拔。但究竟会看中哪一位呢?当然会是三位资深的高工之一了。
组内舆论普遍认为高工王韪希望最大。王工刚45岁,是三人中最年轻的,符合“年青化”要求。他不但能力强,而且很富创新精神,设计工作一直很出色,所搞的项目中有两项曾获部颁优秀设计奖,加上英语流利,当组长是理想人选。不过另一位高工李祖德的实力也不容忽视。李工今年47岁,业务能力平平,但和院长私交颇深,他们是同乡,又同时调来本院,过往密切。这一优势可能是决定性的。大家认为第三位高工刘仰机会最小。此人已经50岁了,来本院工作已23年,业务能力不差,只是创造性欠缺。此人四平八稳,从不与人争吵,是有名的“老好人”。不过他对各级领导过于恭顺谦卑,叫干啥,就干啥,未免有些过分,引起有些人的非议。
好几天不见院里有动静。这期间三位高工干活都特别卖劲,对人也特别和气,而且也不动声色,从不参加大家对谁会被提升的猜测和讨论。有人跟王工开玩笑说:“老王该请大伙吃一顿,要升官啦。”王工谦逊地说:“我有何德何能,配当组长?”眼中却闪着几分得意之色。
一周后,院里传来正式通知,刘工被任命为五组组长。这实在大出人们意料,在组内引起震动。落选的王、李两位虽也面露微笑,但总觉不太自然。他们显然是不那么高兴的。
刘工当然喜形于色。他认为这不仅是运气好,而且是他一贯“听话”、“敬上”的态度所致。
过了几天,院长把刘工召去,布置给五组一项内地某省设计一家中型造纸厂的任务。这厂地处穷乡僻壤,设备又全是国产的,显然属于一项没“油水”的苦差。老刘思索良久,才去找老李,说:“老李,院里下来这个项目,我看就你接了吧,反正你手头的任务马上就完了。”老李说:“对不起,这活我可干不了。我手头这项目别看已经快扫尾了,还有不少问题,一时很难解决得了。你还是让老王去干吧。”老刘说:“老王的项目正干到半当腰,他怎么能又接新活?”老李说:“那就偏劳你老兄自己吧。阁下贵为组长,理当身为表率。你不去,谁去?”
老刘语塞,默默回到自己桌旁想:“真倒霉,当了组长,头回布置任务就碰了钉子,下回咋办?我知道他们也想当组长。可这回提我,是院长选上的,难道是我的不是?他们本应该支持帮助我,现在反倒给我小鞋穿。咳,都怪我自己性格太懦弱,压不住他们的气焰。这回我先干了,下回谁再敢顶我,哼,我可不会再客气,非给他点颜色看不可!”
把老刘顶跑了以后,老李也很气:“想找我下手?没门!”但他的最大怨气是冲着院长来的“一点不够朋友。多年交情了,节骨眼上不拉一把。怎么会挑上老刘?这回顶回去了,准得罪了他,下回还能给我好果子吃?总不能老顶住呀!”越想越气。吃罢中饭,他闯进院长室,没好气地说:“喂,院长大人,这回您是怎么……”没等他说完,院长马上抬手让坐,说:“老李,来的正好,我正想找你呢。你先别火,听我讲清楚嘛。你知道,谁都知道咱俩的交情,我要提你,这工作很难做。我挑了老刘,因为他听话,通过他可以给你帮忙嘛。”“他帮我忙?”老李疑惑地问。院长耐心地继续说:“我眼下手头有一项美差,是设计一家大型造纸厂,重要设备全由美国引进。接办这项目,起码有两次去美国的机会。我这就向老刘布置,让他把这个项目分给你干,他会照办的。你现在最要紧的是先把手头活尽快办完,并且沉住气,千万别漏一点口风。”老李马上笑逐颜开道:“好,够交情。不愧是院长,老谋深算。”一腔怨气化为由衷感激了。
几天后,组长老刘把李工召去,问:“你手头项目进展得怎样?”老李忙答:“快了,明天大约就能全结束。”“怎么?上星期你还说问题多得很吗。”老刘不无讥讽地大声问道。老李颇为尴尬,搓着手,说:“我全解决了。”于是老刘进一步提高音量,故意吸引全组的注意,说:“这里来了个新项目,设备主要是从美国引进。一开始和项目中期各有一次上美国出差机会,这可是咱组从来没有过的肥缺,能捞回一台彩电,外加一架录像机。老李,你想干么?”老李有点窘,但说:“我想。”
全组都全神贯注地倾听着,这时不禁哗然。老王第一个大步跨过来,双臂撑在老刘的桌上,气势汹汹地厉声问道:“为什么不让我接这项目?我最有资格!我设计的项目两次得过部优奖;我的英语流利,出国不用翻译,省了外汇。”老刘却不紧不慢地说:“哎呀,这可难办了。分配给李工干,可是院长的旨意。”老王说:“分配任务是组长的职权范围,院长也不能越级插手。你应当行使你的职权。”老刘双手一摊,嘴角带着一丝冷笑,说:“我这组长还谈得上啥职权?我布置的任务谁都能顶回来,院长的指示我还敢违抗?”老王气得微微发抖,他咬咬嘴唇,狠狠地说:“好,你走着瞧!”转身拂袖而去,门“砰”的一声带上。接连多日,王工告病未来上班。
待到王工再来上班时,他已判若两人,尤其在两方面与以前截然不一样:一方面,一反过去高效率和泼辣的作风,他经常早上迟到,下午早退。到班之后,一杯清茶,几张报纸,先悠然地读上个把小时,然后开始学习英语,一学就是一上午,还常常带上一只微型录音机。另一方面,又一反过去孤芳自赏、目空一切的态度,对组里同事特别地友好、热情,惟刘、李二工例外。他经常耐心地、无保留地把自己多年设计实践中积累的宝贵经验和诀窍传授给那些青年同事,甚至不惜以自己素来视为寸金难买的大好光阴去跟他们聊天,从人生哲学到影坛轶事,从海外奇闻到改革形势。他的渊博、幽默,使青年们大为倾倒。王工甚至主动地向组内一位曾被他斥为“低能”的助工诚恳道歉,令那青年受宠若惊。
王工宣扬最多的是学习英语的重要性。他说:“掌握了英语,受用无穷,能使你阅读外文书刊,掌握最新技术信息,还有助于能力的提高。对青年人来说,英语比专业也许更重要,因为可能使你出国深造。此外,学习英语本身就极为有趣。你可以听懂外国电台的节目,看外国小说和电影,跟外国人交谈、交朋友。”他不但亲身实践,而且慷慨地辅导大家学。一股“英语热”席卷五组。
这当然严重影响组内设计任务的进度和质量,使组长刘工深为忧虑。一天,他走到一位正在专心读“英语900句”的助工桌前,制止他道:“工作时间不能学英语,要学业余学。这里又不是英语强化训练班。”那青年反驳道:“又不是我一个人上班念英语,干吗专找我的岔?是看我年轻好欺不成?”王工俨然以青年保护自居,立即走过来说:“对青年人要爱护嘛,为啥要打击他学习的积极性?学英语跟提高专业水平密切相关,不能那么机械地看问题嘛。我看对小陈学英语不但不该批评,相反还该表扬才是。对不对?”他转向全组,引起热烈掌声和欢呼。刘工气得说不出话。王工则得意洋洋地说:“当然,全天学英语也不好。咱们以后半天工作,半天学习,订成制度,自觉遵守,也就难给人抓辫子了。好不好?”又是一阵掌声和欢呼,王工的形象更高大了。组长的话,从此更没人听了。
李工在美国呆了个把月,满载而归:参加了谈判,参观了有关工厂,眼界大开,又带回一台高级录像机。他大声亲切地招呼全组:“咳,你们大伙都好呀。在外边呆上一个月,可真想你们呀!”不料他的热情并未引起相应的热烈反应,只有二三位青年助工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声:“呵,李工,您回来啦。”然后仍埋头干自己的事去了。李工被兜头泼了一盆冷水,觉得不大对劲,心想:“他们这是怎回事?害红眼病,嫉妒我出国呗。等他们冷静下来再说。”于是他向组长刘工介绍了他此行的详细情况,最后说:“老刘,你得至少派三个人协助我。这项目的头一个阶段就要突击出几十张图纸,下月初就得完成上交。”刘工以无可奈何的表情说:“这可不易呀。这么吧,你自己挑,挑中的我全同意。”于是李工逐个找每个同事商量。可每人都以这样、那样的借口婉拒,没人愿意跟他合作。他只好又来找刘工:“老刘,你是组长,派三个人协助我吧。”刘工于是随意指定了三名助工,交代他们道:“明天起,你们仨配合李工搞设计。就这么定了。”
第二天,那三个人全没来,都托人递来了假条。李工气得暴跳如雷,大声吼道:“人们怎么能这样?无非嫉妒我出了趟国。设计不能按期搞完,可不能怪我,老刘,你是组长,你要承担全部责任。”刘工苦笑一下,没吭声。其实他也挺矛盾:老李受抵制,他是略感一点舒坦。自从当上这么个组长,头痛的事接连不断,他怀疑自己不是当“头头”的料。开始也真想当好这组长,还花业余时间去规划组里的工作和青年组员培养工作。见鬼去吧!什么计划,白费劲!以前自己太傻、太老实了,以后可得学乖点。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嘛。
不久,五组又领了一项有出国考察机会的设计任务。这回刘工谁也没告诉,当仁不让,悄悄地自己一个人接了下来。坐在飞往欧洲的飞机上,他想:“这回这组长总算没白当。我才不管人家怎么说呢。我如今算看透了,自己不照顾自己,鬼才会想得到你。”
赴欧归来,刘工发现全组上班时干啥事的都有:聊天、看报、念英语、听录音机,可就没人干活。但如今他都不再操心了,他感兴趣是他从国外带回的20寸彩电。
院长终于发现五组这种极不正常的情况。他召集全组开会,撤了刘工组长的职,任命王工继任组长。刘工为此一点不觉沮丧,反而如释重负。王工则不但拒绝出任组长,反而递上辞职申请书,去一家乡镇企业另谋高就了。听说他一个月实际收入可达几千元,也不知道这传说是真是假。
问题:
1、刘工的管理风格是什么样的?请运用所学过的领导理论分析刘工的领导行为特征。
2、院长为什么要撤刘工的组长职务?请用领导素质理论分析刘工的个人素质特点。
3、请用领导素质理论分析王工的个人素质特点,他为何不但拒绝出任组长,反而递上辞职申请书,去一家乡镇企业另谋高就?
4、请用管理方格图理论分析院长的领导风格特点。
5、这个案例对你有哪些的启示?如何认识领导者权力的来源?

答案地址

点击查看答案